阅读新闻

办童装厂的留守小夫妻被写进了安徽黄梅戏

发布日期:2021-06-15 21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hnwv.cn,扶贫重在扶智。在这9年间,取材于现实、揭示扶贫脱贫内涵的黄梅戏作品不断诞生,在民众心中起到了难以替代的作用,《卧牛村的女人》便是其中一部。

  一踏足安徽边界,黄梅戏的氛围便扑面袭来。这里的黄梅戏剧团遍地开花,民间的、官方的,应有皆有;这里的乡亲们对于黄梅戏有着一种由衷的喜爱,长期的耳濡目染让他们有了一种“黄梅戏素养”,遇到戏,哼上几句,评上几句,心里便明白高下。

  望江县亦不例外,这里孕育了一大批黄梅戏的忠实爱好者,一些著名的黄梅戏剧作家和作品也诞生于此,包括谢樵生、陆洪非和方云从等。

  “有时候,你跟他们说再多、表达再多,都不如直接来段黄梅戏。”望江县黄梅戏研究中心主任陈立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黄梅戏本身具有通俗易懂、易于普及的特点,往往比硬邦邦的公文式表达更能深入人心,望江县的基层民众本身对黄梅戏有着一种纯粹的喜爱,普遍都有着较高的鉴赏能力,所以黄梅戏总会成为对民众们传递文化和思想的一个重要方式。

  2011年,望江县被列为国家连片特困地区大别山片区县和贫困革命老区县;历经9年后,2020年4月29日,望江县退出贫困县序列。

  扶贫重在扶智。在这9年间,取材于现实、揭示扶贫脱贫内涵的黄梅戏作品不断诞生,在民众心中起到了难以替代的作用,《卧牛村的女人》便是其中一部。

  安徽望江留守夫妻、童装加工厂创始人徐结红、徐庆云正在整理和清点要发货的服装

  戏中卧牛村,实际幸福村。望江县幸福村离望江县中心区约50公里,村子面积不大,零落分布着30多户人家。2017年时,其中的1/3都属于贫困户。

  徐结红和徐庆云夫妻俩原先便是当中的一户。与普通家庭不一样的是,他们俩的腿行走不便,无法从事繁重的体力活。

  徐结红的腿部受伤源于两次严重的摔伤和缺乏专业治疗,第一次两岁,第二次8岁;妻子徐庆云的受伤则与一岁多时一场突发的火灾事故有关,腿落进火桶里,导致重度烧伤。

  因身体不便而且干不了重体力活,徐结红没有出外打工,而是留在了村子里,为了生活,徐结红数次拜师,学过扎匠、理发等手艺;而长期从事缝纫工作的徐庆云为了提升手艺,还专门去了时尚服装之都上海打工学习。

  两人成婚后,考虑到农村留守人口并不多,消费力有限,靠理发等工作难以改善生活,最终决定从事服装行业。这一次,徐结红又拜妻子徐庆云为师,学习缝纫技术,加工卖窗帘、童装和成人服装成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。

  目前,夫妻俩已经是一家小有规模的童装加工厂创始人。和当地很多小服装工厂一样,遇到相对大额的订单时,老板要找来约10位缝纫技术工一起加班加点完成。

  但和一般的童装工厂不同的是,他们尽可能将岗位向本地贫困户、残疾人倾斜。他们曾经雇过的工人中,有的丧失听力和语言表达能力,有的有精神障碍。

  “如果没有这份工作,他们的生活将变得更难。”徐庆云告诉记者,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童装的订单在上半年有所减少,服装厂实在很难赚到钱,但是自己和丈夫商量过,无论如何都要努力接单生存,最起码底线是保证工人们的收入。

  “本地服装加工基本上是按件日结的,干一天,就要给一天的钱。”徐结红对记者说,下半年订单情况比上半年好一些,由于服装外贸冲击等原因,国内服装工厂竞争激烈,自己跟妻子目前的压力不小,但做生意便是如此,熬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  如今,夫妻俩的女儿已经长大,在浙江杭州的一家医院工作。“女儿心疼我和她爸爸劳累,多次提出让我们去杭州养老,但我们不舍得这里。”徐庆云说道,自己和丈夫对于服装行业、对于幸福村的人和事都充满了一种难言的感情,会坚持把这个工厂运营下去。

  2018年,望江县在管辖的主要村进行了扶贫黄梅小戏巡演,希望通过黄梅戏把扶贫的理念传达到村民心中。

  在70岁古稀之年,黄梅戏剧作家方云从独自一人来到幸福村寻找创作灵感,他拜访了徐结红和徐庆云的童装加工基地。

  2017年11月,《卧牛村的女人》黄梅戏剧本诞生了。这部剧以农村脱贫为切入点,生动地描述了卧牛村留守妇女怎样在扶贫驻村等人帮助下,借助曾在沿海城市打工的资源优势,返乡创办服装厂,一步步实现脱贫。

  《卧牛村的女人》为何将目光放在了农村里的留守妇女?陈立说,自20世纪90年代“打工潮”掀起以来,男青年留守农村的越来越少,而因为要照顾老人孩子不得不辞工返乡的留守妇女数量却较为稳定,故方云从选择重点描写该群体。

  2020年9月,方云从在安徽合肥逝世。他的一生都贯穿着黄梅戏。年轻时,他是知名的黄梅戏演员;后来,他担任过望江县黄梅戏剧团团长,并执笔创作黄梅戏到人生最后一刻。

  除了关怀留守妇女群体,《卧牛村的女人》也揭示了扶贫过程中的思想“盲点”:某县机关干部肖晓岚被选派到卧牛村任,她立志要带领村民们脱贫致富,但作为被扶贫对象,有些村民当她是“提款机”,只对其带来多少扶贫款感兴趣,个别吃惯了救济的懒汉,甚至等着她发红包还赌债;而有些干部不结合当地实际,盲目跟风引进项目,结果好心办了错事,引进的项目水土不服,反而给农民造成了经济损失,降低了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。

  2018年,《卧牛村的女人们》参加中国安庆第八届黄梅戏艺术节,获国家文化旅游部颁发的演出纪念奖。

  “产业扶贫是我们的基础和造血机制,文化扶贫使得我们深入人心,重在扶智,两者缺一不可。”望江县高士镇镇长刘正虎告诉记者,对于望江县产业脱贫而言,要充分发展首位产业,并发挥龙头企业带动作用,全县64万人口中有15万人会缝纫技术,占比近1/4,故纺织服装加工产业成为推进脱贫的主力。

  截至今年9月底,望江县纺织服装加工产业带动12253户48375人脱贫,占总脱贫人口的40.5%。

  除了先后吸纳2703名贫困户就业的申洲针织外,现代农业也是重点发展产业之一。刘正虎说,比如温氏集团决定在望江县高士镇追加投资至17亿元,延长其产业链。

  对于望江县扶贫工作接下来的重点,望江县常务副县长陈宏总结说:“首先,我们要保持现有帮扶政策总体稳定,紧盯三户一体重点群体,强化工作举措预防致贫返贫;其次,我们推进各项有利于脱贫的政策落地见效,确保未脱贫人口全部稳定脱贫,持续巩固提升脱贫攻坚成果;然后,积极探索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在政策、机制、产业等方面的有效衔接,确保如期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,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。”